首页 >> 企联新闻 >> 坚持和完善屯垦戍边制度 履行好新时代屯垦戍边使命

发布时间:20年01月21日 | 来源:兵团企业联合会 | 作者:刘以雷 张宜琳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准确把握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演进方向和规律,从政治上、全局上、战略上系统回答了“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问题,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有力保证。

屯垦戍边作为党和国家治理新疆的有效方式,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内容和组成部分。经过70多年的新中国屯垦戍边实践和2000多年的历史传承,兵团屯垦戍边积累了一些成功经验和成熟做法,有的已形成了制度,有的需要提炼上升到制度层面。深入学习贯彻《决定》精神,总结思考新中国屯垦戍边60多年的实践经验,科学回答屯垦戍边事业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具有现实而深远的意义。

新疆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新疆是我国西北的战略屏障、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我国战略资源重要的生产和储备基地,也是反分裂反渗透的主战场,新疆的发展稳定,关系全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关系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国家安全,同样也关系“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兵团就是在这具有特殊战略地位的新疆履行特殊的使命,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兵团成立以来,在党的领导下,广大干部职工忠实履行党和国家赋予的屯垦戍边使命,在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巩固西北边防、传播先进文化、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增进民族团结、改善生态环境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战略作用。

兵团嵌入式分布在新疆“两周一线”战略要地,通过亦兵亦民、劳武结合、发展经济、壮大实力、集聚人口,发挥着强化社会基础、优化人口资源、促进民族融合的特殊作用;兵团是承载中华主流文化的社会群体,既熟悉内地文化,又了解边疆文化,具有传播中华文化和现代文明的独特优势,在先进文化和现代文明建设中发挥了传播、引领和示范带动的特殊作用;兵团遵循“不与民争利”原则,始终坚持积极支援地方建设,为各族群众办好事、办实事,在促进民族团结中发挥了相互支持、相互交流、融合发展、共同进步的特殊作用;兵团多数团场建在沙漠边缘和边境沿线,是抵御风沙袭击、保护新疆绿洲的第一道屏障,创造了“人进沙退”的奇迹,在生态环境建设中发挥了“生态卫士”的特殊作用。

实践证明,兵团屯垦戍边是党和国家边疆治理的有效方式和重要制度安排,兵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集中体现和重要载体,具有独特组织优势和制度优势。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兵团的存在和发展绝非权宜之举,而是长远大计。新形势下,兵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新时代,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完善兵团屯垦戍边制度,才能更好地发挥兵团的“稳定器、大熔炉、示范区"三大功能及 "调节社会结构、推动文化交流、促进区域协调、优化人口资源"的四大作用。

一是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制度。兵团屯垦戍边事业维护的是国家利益,体现的是中央意志,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强化党在屯垦戍边事业中的核心领导作用。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全面加强党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的统一领导,统筹党政军企各方面事业发展。要从严从实加强党的建设,把党的思想政治建设放在首位。

二是坚持和完善党政军企合一特殊体制。兵团实行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体制,有利于兵团履行中央赋予的维稳戍边的职责使命,有利于统筹兵团各方面的力量,有利于发挥组织优势和动员能力,既符合新疆工作总目标的要求,也是兵团发展壮大的一大优势。要继续坚持,强化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健全和转变“政”的职能,彰显“军”的属性,强化“企”的市场主体地位。在党政军企合一体制框架下,理顺兵团内部党、政、军、企、社之间的关系,推进政企、政资、政事、政社分开。把兵团特殊体制优势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有机结合起来,进一步激发兵团发展的活力和动力。

三是坚决贯彻党中央治疆方略和对兵团定位的新要求。兵团要紧紧围绕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和实现长治久安总目标要求,在事关根本、基础、长远的问题上发力。要发挥好兵团调节社会结构、推动文化交流、促进区域协调、优化人口资源等特殊作用,使兵团真正成为安边固疆的稳定器、凝聚各族群众的大熔炉、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示范区。要壮大兵团综合实力,提高维稳戍边能力,促进兵地融合发展, 全面深化兵团改革,建设高素质兵团队伍。

四是建立和完善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新体制和新机制。国有企业是政府运用经济政策,参与经营活动的重要工具,承担着通过投资建设活动执行国家战略意图。兵团作为承担国家“屯垦戍边”使命的特殊组织,体现的也是国家战略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提供的是一种特殊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在兵团,国有企业上述功能和作用显得更加重要,体现得更加充分和具体。国有企业发展对兵团来说具有更加重要的作用,事关兵团屯垦戍边的物质基础。在推进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管理改革上,要切实按照中央要求做实做大做强中国新建集团。构建兵团特殊管理体制与市场机制相适应的经济发展方式,使得兵团组织化集约化程度高的特性得以发挥、兵团行政和市场、企业、社会的职能、定位、责任及相互关系更加清晰,更多地用经济手段、法律手段调节经济活动。有利于在全兵团范围实现资源合理配置,有利于在更高层面、更大空间构建融资和发展平台,促进“资源、资产、资金、资本”联动,从根本上解决投融资主体和责任主体不统一的问题。

五是坚持创新和完善兵地融合发展新机制。兵地融合是兵团作为新疆组成部分的重要体现,是兵团发挥特殊作用的重要途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兵团要主动融入新疆大局,利用自身优势先行先试,辐射带动周边发展”。要完善经济发展深度融合机制,加强兵地发展规划衔接协调。加快构建兵地融合发展的城镇体系,完善利益调节与分享机制,建立兵地互助互利的产业分工体系、规范统一的市场体系、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体系、兵地普惠的公共服务体系。推动形成经济融合发展、文化交融共建、维稳责任共担、民族团结共创的新局面。

六是坚持和完善向南发展的新体制和新机制。南疆是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重点难点,加强兵团南疆建设,既是当务之急,又是战略之举。要完善战略布局、探索正确路径、采取切实措施、大力推动南疆生产力发展,增强师团综合实力,加快少数民族聚居团场发展,优先在南疆师团设市建镇,辐射带动周边,发挥兵团城镇在维稳戍边、集聚人口、传播文明方面的独特作用。

(本文是应人民日报《国家治理周刊》之约撰写的学习党的十九大四中全会精神的体会。作者刘以雷系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首席顾问、中国投资咨询公司原首席经济学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兵团原副秘书长。张宜琳系中国通证数字经济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兵团党委政研室原副处长。)


阅读 187
写下你的留言